第343章 甘媛入狱,她说对不起
书名:恰逢夜暖知温顾 作者:当年雨 本章字数:242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9 18:39:47

这个顾夜西记得最清楚,但他不敢开口,怕被打。

温想说,“从上个学期开始。”

温功成继续沉默。

他不说话,但浑身上下都是低气压,铺天盖地冲顾夜西碾过去。

“父亲,不关他的事。”温想很护着顾夜西。

温功成侧脸的轮廓紧绷,“你别说话!”

温想嘴角抿了一下。

“你还是不是男人!”

顾夜西睫毛一抖,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,“叔叔,我会对她好一辈子的!”

温功成是过来人。

过来人最知道热恋期间的承诺有多不可靠,就像……他和甘媛。

“想想必须搬出来!”温功成的态度很强硬。

“不行。”顾夜西不做考虑。

温功成自持稳重,也就一个顾夜西,能让他大动肝火,“你一个大男人是没什么,但我闺女不成,且不说她是艺人,就算是普通女孩子,你们未婚同居,这要传出去,女方的脸往哪儿搁!”

他捏了捏眉心,不再往下说了。

顾夜西手握紧,咬字很重,“我会娶她。”心里早就认定了,温想是他未来的妻,所以想保护她,想一直见到她。

他又说,“叔叔,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。”

“那如果有人在背后嚼舌根子呢?”

社会的性别对立越来越严重,无论发生什么,受到伤害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女性。是,他或许能保护温想的人,但如何堵住悠悠众口?

温想转头看他。

顾夜西迟疑了挺久。

要妥协吗?

“谈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,跟别人没关系。”太阳正好,落在他的睫毛上,眼睛很清亮,“温想搬出去,是解决了一个问题,但也会有别的问题出现。”

顾夜西伸手去牵她的手,声音沉着,“如果我连保护她都做不到,那我顾夜西也不配喜欢她。”

到底是年轻,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嘴里说的话,总是自信又张扬的。但不可否认,充满了朝气。

这样的男孩子,确实很招女孩子喜欢。

温功成盯着他的眼睛看,过了一会儿,让步了,“吃饭去吧。”

顾夜西紧紧握着温想的手,松了口气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下午两点,正式开庭。

被告的两位前夫都来了,法庭这儿没有记者,顾夜西对消息进行了封锁。他怕影响到温想,因为温想是被告的女儿。

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起诉书后,被告人甘媛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进行陈述。

“nucleus实验室由我的母亲——李明月女士一手创办,三年前,我的母亲重病过世,遗嘱将nucleus实验室留给我的女儿。”甘媛看了眼旁听席,看到了温想。

温想端坐着,面无表情。

甘媛又说,“三个月前,我开始与nucleus的高层接触,并且开展了一系列计划,试图谋夺实验室。在此期间,做了很多不光彩的事……”

她没有否认,全部招供。

温想手悄悄握紧。

顾夜西用眼角的余光瞥到了,伸手握住,“要不要出去透透气?”

温想摇头。

被告很坦诚,案子的审判推进很快,两个小时后,由公诉方结案陈词。

咣。

法槌敲响,审判长宣布休庭,与法官进入评议室评议,案子很简单,逻辑也清晰,不到半个小时就合议好了。

审判长当庭宣判:本院认为被告人甘媛以非法手段谋夺他人财产,泄露国家机密,其行为已构成侵犯财产罪、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应予惩处,鉴于被告人甘媛系初犯,且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认罪悔罪态度较好,可依法比照给予减轻处罚。

依照《刑法》第三百九十八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被告人甘媛犯侵犯财产罪、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,判处有期徒刑七年,罚金20万元。

咣的一声,法官敲槌。

“散庭。”

这个结果不算坏,在顾夜西的预料之中,还好当日他丢掉了枪,公诉人没法指控她违反枪支管理规定的罪名,因为证据不足。

“甘夫人。”

温想有事要当面问她。

甘媛双手双脚都带着镣铐,依旧从容,“想想,我还是那句话。”她知道温想想问什么,便说了,“你的外祖母,也是我的母亲啊。”

所以,她不会害她。

温想眼角微红,目光看她,“你是最后一个见外祖母的人。”这些话,是已故的刘客卿教授说的,“当日,还和她大吵了一架。”

声音很平静,在陈述事实。

甘媛没说话,默认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!”她的母亲居然要把nucleus留给她的女儿,她不甘心。

温想眼里有泪花。

“想想。”

是顾夜西在叫她。

“我没事。”她眼睛红红的,声音很轻。

像不被世间善待的人,学得小心翼翼,学会自己坚强。

甘媛忽然晃了下神。

她想起第一次在产房见到的她,才只有那么点大,好小好小。

她抱着她,笑着说,“好可爱啊。”

温功成有点嫌弃,“差强人意吧。”

“哪有人这样说自己女儿的?”

“……”

后来啊,她出落得亭亭玉立、温雅含蓄,等她反应过来,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,孩子长大了,她也老了。

甘媛手抬了一下,又放下去,只有一句,“想想,对不起。”

说完,她被带下去了。

“甘媛!”解泽平叫她。

甘媛没有回头。

温功成把眼皮垂下,看地上的影子。

夕阳还没落山,温想站在长长的阶梯尽头,望着远处,连黄昏的光都烫眼的。

她站着站着,就哭了。

顾夜西一直陪着,什么也做不了,连掌心破了都不知道痛。

风,在暗中移动经年。站在树下,平静地闭上双眼,这样,世界就可以离远一点,现实的一切,在一声不响中渐渐沉淀为记忆,陷入黑暗。

“想想!”

顾夜西接住她,整个人慌了。

“想想!”

“想想!”

谁在叫她?

声音好熟悉。

温想晕倒的事被裴云知道了,她连夜赶到医院,在门口碰到了一同赶来的徐梦溪,她挥了挥手,喊道,“徐老大!”

“你也来看温想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一起吧。”

咔擦!

草丛边,闪光灯亮了一瞬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